文章目录
  1. 1. 前言
  2. 2. 破旧的基础设施
  3. 3. 基于信用的社会体系
  4. 4. 科技中心与创新文化
  5. 5. 移民国家文化
  6. 6. 华人工程师的就业
  7. 7. 物价、消费能力、房价
  8. 8. 总结

前言

3 月 5 日 - 10 日,我参加了 Boolan 组织的硅谷旅行团,然后在硅谷渡过了难忘的 5 天时间。以上是我的游览的主要地图。我们住在旧金山机场附近,然后游览的地方主要有机场北边的旧金山市区,以及机场南边的硅谷区域。这次时间太紧张,没能自驾游览西边的一号公路。

这次游览对于我个人来说帮助巨大,因为我以前总是带着一种膜拜的眼光在看待硅谷发生的一切,这次亲自到硅谷参观,包括和很多以前的同事或朋友聊天,我感受到了更加真实的硅谷。这个真实的硅谷有着令人称奇的地方,但同时也有着各种问题,它让我能够用一种更加客观的心态来看待硅谷,这个全球的计算机产业中心。

下面我选择一些印象比较深的点来分享我的感受。

破旧的基础设施

第一天到了旧金山机场,我就感受到了基础设施的差距,旧金山机场的手机 4G 信号非常不稳定,我用两个手机分别使用 AT&T 和 T-Mobile 的网络,速度都非常慢,有一些区域甚至显示无网络。我分析了一下,觉得是因为美国人居住得比较稀疏,手机网络要覆盖全部区域的话,不太经济。

所以如果你查 T-Mobile 的网络覆盖图的话(下图),你就会发现,连一号公路和优胜美地这些重要景点,T-Mobile 都是没有信号的。

接着,在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,这条编号为 101 的公路让人感觉非常破旧。之后的游览我们多次经过这条公路,可以说这条公路对于硅谷的交通来说非常重要,但是路上却随处可以见到一些损坏待修补的路面。旧金山的地铁也很差,轨道在运行时,常常伴随着刺耳的轨道与车轮的摩擦声。

和一些朋友讨论了这个问题,他们觉得产生这样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:

  1. 美国政府没有钱,加上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年代比较早,如果没有大问题,比较难以有动力修复。
  2. 美国的土地都在私人手里,有一些公路要扩宽或调整的话,需要从私人手里买,比较麻烦。

所以硅谷的公路,地铁以及手机网络和北京比起来,那是相当逊色的。川普号称上台后会大力搞基础设施建设,如果我是美国人,我应该会挺喜欢这个政策。

基于信用的社会体系

美国的整个社会都构建在一套信用体系上,很多规则都没有人监督,全靠自觉。

比如坐火车买车票,整个火车乘车区域是开放式的,火车站台上有自动售票的机器,你自己选择从哪儿坐到哪儿,然后刷卡购票。车上没有检票的列车员,如果你不买票,根本就没有人管你。下图是我们坐火车(Caltrain)时,自觉购买的单程车票。

又比如停车交费,你需要自己购买停车时间,如果不买,基本上也是没有人查你的。各种游览景点的门票,买完票后你就可以自己进去参观了,同样没有检票和查票的人。公路上的十字路口,大多数也没有摄像头,你如果闯了红灯,其实也没有人管你。高速公路上的限速,实际上也是没有测速仪的,全靠自觉。

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是美国人道德水平很高,其实我觉得不是,我觉得美国能够构建起这样的信用体系主要原因是:美国通过提高违法成本,使得大家从经济角度认为,违法是不值得的。比如如果碰巧被发现逃票,那么这条不良信用记录将跟随你很多年。而美国的很多经济行为都是需要使用信用卡的,如果有不良的信用记录,那么信用卡的使用就会受限,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很大的麻烦。另外,高额的罚款也会让你觉得逃票不值得,比如逃一次票的罚款是逃票额的 1000 倍,你还敢逃吗?超速如果万一被警察看到,除了罚款,可能会直接坐牢。

当然,建立出上面的信用体系,也需要严格的执法。美国是一个法制国家,使得上面的规则最终在执行的时候不会有人走后门。

科技中心与创新文化

行走在硅谷,还是能感受到满满的科技气息,Google 所在的山景城区域,时不时就能看到 Google 旗下的自动驾驶汽车。下图是我抓拍到的自动驾驶汽车,在我拍的时候,里面的工作人员还向我挥手致意。

同行的朋友也抓到了 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:

参观硅谷的互联网公司,也能感觉到满满的鼓励创新的黑客文化。就拿街名来说,苹果的大楼前面的街名叫 Infinite Loop,嗯,这个程序员代码没写好的时候都会遇到:死循环。Facebook 前面的街名叫 1 Hacker Way。

Facebook 的厕所小便池前面,有一个黑客周报,会贴一些提高工作效率的小工具教程或小技巧。我那天去参观的时候,刚好介绍了一个提高 Code Review 提 Comment 的小工具,非常有用。

类似的细节还有挺多,能感觉到大家的想法是很开放的。我感觉这代表着一种黑客精神,就是不拘一格,以解决问题为导向,鼓励创新和开放的文化。

移民国家文化

我在硅谷的几天游玩时间中,见到了各种地方的移民,特别是打 Uber 的时候,开 Uber 的很多人都是第一代或者第二代移民。大家其实母语都不是英语,所以在交流的时候,虽然我们的英语算不上特别流利,但是当地人无法由此判断我们是不是居民。他们甚至聊天的时候会问我们是在这里上学还是工作。

硅谷同样有华人比较密集的区域,在旧金山还有唐人街,我和 tinyfool 在唐人街尝试用中文交流,完全没有问题。我们甚至还跑到唐人街的银行,用中文询问办国外的银行帐号的各种问题,服务员可以用流利的中文回答我们。

比较搞笑的是,我们在唐人街还看到了有人转让铺面,转让信息上面赫然几个中文大字「旺铺转让」让我和 tinyfool 忍俊不禁(下图)。

华人工程师的就业

硅谷科技公司里面的华人工程师非常高,说几个例子:

  1. 我在 Google 的食堂和一个朋友吃饭,座位旁边也坐了3个人,开始吃饭后,我惊奇地发现他们在用中文聊天。
  2. 朋友带我参观 Google 的办公室,走到他的座位附近时,刚好看到两个人正在用中文讨论技术细节。
  3. 在 Airbnb 吃饭时,Angela 给我们说,Airbnb 的华人员工有将近一半了,可见华人工程师之多。
  4. 在 Facebook 和朋友合影时,随便抓了一个旁边路过的员工帮忙照相,人家直接就说:“好啊,我也是中国人”。

所以有时候我想,同样华人给硅谷科技公司的贡献可能不亚于印度人,虽然印度人很多能做到很高的职位。

在和不少朋友沟通交流后,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享华人工程师的就业:融入度和升职空间。

在融入度上,我明显感受到在美国留学然后留在硅谷的同学,更加容易融入美国人民的生活,这可能是大学环境能够使得他们认识更多的外国朋友,从而形成比较好的社交圈子。而如果是工作之后移民到美国工作,由于社交圈子都集中在公司内部,加上美国人喜欢将工作和生活分得比较开,那么就很难交到足够多的、相互合得来的外国朋友了。通常工作之后的移民也会拖家带口,这会使得他们周末的时间更多是和家人度过,从而进一步减弱他们扩大社交圈的可能。不过刚刚提到,硅谷的华人非常多,所以即便你没有融入,你也可以拥有一个相当大的华人社交圈子,你也可以活得很自在。如果恰好和你工作搭档的是华人,如果你愿意的话,你可能一天都不怎么说英文。

在升职空间上,我能感觉到华人还是有比较明显的瓶颈。这可能都不是语言的原因,更可能是文化的原因。中国人的文化教育通常都比较偏向于让大家更加内敛,多替别人着想。而美国的文化可能更加强调自我,强调表达。华人工程师可以在一开始展示出非常扎实的技术实力,但是在更高的职位上,更多需要的是表达沟通。这方面融入度高的华人会获得更多的机会,而要完全适应美国人的文化,确实需要不少时间的努力。

物价、消费能力、房价

硅谷的物价大概是:吃一顿早餐 10$,聚餐人均 35$,打车 10 公里左右的 10$ - 20$,太远的不太敢打。

硅谷的房价涨得很厉害,一个位置好一些的 Single Family 在 100 万美元以上。便宜的一些 Town House,也在 70 万美元左右。

加州税很重,算上交的养老金,到手只剩 55%。10 万美元的年薪,每月到手 4000 多(100000*0.55/12=4583)。租房一个房间就得 1000 - 2000 了,其实生活成本不低。

一个优秀的应届毕业生,刚毕业拿硅谷 10 万美元的年薪,如果他放弃来国内,应该可以拿到 BAT 30 万人民币左右的年薪。按照国内的个税,他到手每月应该有 17000 人民币,在北京租一个房间的话,大概是 2500 。

如果不考虑北京超过硅谷的房价的话,在北京还是比硅谷能存一些钱。

总结

我很后悔自己没能早点去硅谷,见识一下这个全世界的科技中心。就像我 6 年前第一次用 Mac 时,很后悔自己没能早几年就接触这么优秀的操作系统,完美结合了 Unix 系的 Shell 和优秀的图形界面。

当然,如果你像我一样想省规划的时间,也可以报 Boolan 提供的这种硅谷游活动,可以帮你规划好很多细节, Boolan 的李建忠将这次活动办得尽心尽力,虽然多花了一些钱,但是我觉得还是挺值的。

友情链接:万达娱乐登录  guoqibee.com  万达直属QQ  万达注册  万达娱乐主管  万达注册  万达娱乐主管  万达招商  万达娱乐直属  万达招商